• 貓眼

新芽淡淡之旅


玉鼎說玉(一九七)



  有件作品,枯木逢春曰:不經一番寒徹骨,焉得梅花撲鼻香;或曰大地經冬藏後喜迎逢春,春芽並茂,同時也意味著一股生生不息的力量或希望。此趟新芽淡淡之旅是那曾經落花別離的塵土與一首生命詩歌的呼應,帶點回顧裡的迷惘離愁,新芽也醞釀著自己無比心酸的填充詞與畫意,彷彿又再度重逢在飛機上邂逅裡繽紛的夕陽地平線。或許人生在某個階段又有新的任務與緣分,緣起緣滅還自在,如露也如夢。


  在嚴冬裡前往,曾經有自己打拼過歲月影子的北京行,重返舊地,在那近在咫尺的北京藍尾及黑白相間肥嘟嘟招牌喜鵲的回眸,今年有些暖冬,沒有往年的寒雪皚皚,高掛或串連在路邊街景的銀杏樹上,僅帶些微量細雨,透進臨時起程手邊僅有一些陳年又帶點霉味粗曠拼搭的舊衣裳上陣。冷風鑽進衣隙間,熱騰的心依舊是原來的那顆心,卻也不禁冷縮在低飛草皮對對的喜鵲身上。


  曾幾何許,又再度重逢北京一年一度的老國展,重返舊景有那永遠剪不斷的影子,曾經荏苒的歲月幾度冰雪紛飛,賽過那長夏裡天壇胡同風信子的滾動,此刻經不住滾滾的熱眶,彷彿想濕潤目前膠著的市場景氣,此趟北京行專程前往會見同業友人與家小犬口述的極品玉鐲。當立於眼前櫥窗櫃架前,也覺得有幾分厲害的姿色,在珠寶燈下有極難得的一大段濃郁的綠,又有通透的水頭,看似帶剛性放光的高檔玉鐲,源自愛玉族本能的性格,經簡促幾句行語,終於取得信任,拿下來接進自己的手掌心來鑑賞此趟必看的孤品玉鐲。做專業的識別且需快速讓如此珍貴的玉鐲放回專屬櫃架上,也是一種專業的禮數身段和對展品廠商的尊重。畢竟在他們的視野心裡,那就是此趟北京老國展全部展館最厲害與珍貴高檔級數的展示品。

 視玉若以玉為師法,即得玉裡乾坤,在自己走過識玉四十多年的歲月,宛如一本玉的活圖書及專業玉的臉譜,經仔細於手掌間流暢翻轉,陰陽頓挫的手勢間審視,此刻分享如下:山有仙則靈;玉有嬌則貴,而有坑味更入味(老鐲子味道)。何為舊與新,或曰新坑與老坑,畢竟觀玉也如觀人。


  老的玉就像人越老也越寶,像老酒越久越淳越厚香,猶如停在舌尖的那股原始力道的衝勁,更能有層次的美感。此玉鐲孤品的確很嗆人喜愛,因有接近老味的深度綠色韻味,唯一剛性中尚有白花繽紛,雖然少了老味結晶的Q度與細緻,但整體霸氣十足,眼緣不錯,但非個人極投緣或很想邂逅的極品孤品。


  玉以剛中帶柔為渾然正氣一體,乃吉祥玉也;人以喜合為溫,玉以多彩為良。

人以硬頸公正為恭,玉以盡份不棄小為儉,人以包容為讓,此乃君子比喻為玉,玉之五德,溫良恭儉讓。


題詩:

擁有一棵赤子心

才能打開生命中的能量


圖說:

頂級老坑翡翠-長壽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