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貓眼

酸豆樹(羅望子)


玉鼎說玉(二○二)


  午後近黃昏,站在英才公園酸豆樹樹蔭之下,飄起了陣陣落葉雨,為何不想躲開,希望直直地、更多地落在自己的頭上、身上,也許這些酸豆樹葉,都是曾經自己心傷的寄語,它沒辦法寄於風雨,偶爾堅持凋落,回溯到自己的身上,眼看過往歲月,彷彿走馬燈,一幕幕的走遠,如夢一場,慢慢驚醒,悟之。有些私存檔的回憶,就像泡菜吃久了,又酸又辣也不懼。人生真的像夢一場,大家都是一場客串跑龍套,別演得太逼真,也或許需要「淡」裝上演,隨時不必相送,才能像乒乓球,被打得越兇,能彈得越好越遠。


  眼看疫情似乎慢慢移走,台灣這座充滿愛心、善良、勤勞、愛好和平的人們的島嶼國家,心有千千結與漣漪,似乎有一股將改變人類生活模式與態度的力量,也正在跟著疫情的按鈕啟動,倘若人類又再重回自私多慾的生活陣地,也許滄海桑田近在你我咫尺眉間。這次利用疫情,調適自己莽撞固執的生活盲點,也該是再次受惠於學習靜下心來,多往自己未曾去過的地方或領域走動。


  看到多年來自己已經快淡忘的一些有初心味道的天真作品,也讓自己舔染,過往的血汗打拼圖騰。此間,擺在自己設計的一座老骨董長板凳大理石櫥櫃,在一些手作義賣手珠鍊旁分別有:轉龍珠(平實價)、3號公主戒、圓融戒、老煙嘴管戒、橋方冰種手排K金鐲、長生果戒、老冰種山水(金字塔掛墜)以及新作三彩腰纏萬貫平安扣;其中以3號公主戒最為自己動容,它沉澱自己初開店孤芳自賞的歲月收藏,行話:老翠嬌嫩色旦面,淡淡嬌綠滿色。回顧三十多年前的歲月,平均嬌色滿綠的玉鐲大致上多以細條姑娘鐲為主,也多以圓條型造型為主軸,那時尚未流行扁鐲的時代,當然這個產業會變成暴增值到一個好的玉鐲,幾百萬、幾千萬,甚至上達以億為計價單位,也真是始料未及。然而曾經伴隨的3號公主戒依然極安靜落落大方不改初衷的靦腆,看似偷偷的微笑,彷彿鄰家初長大的小女孩對於來訪的饕客,不知言而無所措,仍然依舊挺立踱步停留在自己這座老骨董大理石櫃架上。也或許此方疫情,想留下它,也為自己辛酸打拼的歲月留下見證吧!


  1號公主戒是記載在店裡的心靈藝術桌曆2005年一月份上,筆者並題上一首詩:清淨心,幸福心,福報就在正念思惟中。此顆圓型凸旦面乃正宗老坑礦嬌豔有水光又有坑味的老坑翡翠旦面,筆者以一些水滴鳳梨造型的球形鑽石和剛玉水滴球形墜飾,相間鑲於戒台增加民族風的率性和灑脫感,落款名為「公主戒」,歲月不留人,距今也近十五載歲月風華。


  此刻,身上是樹上下著的細細酸豆樹葉,宛如時光倒流,人生的歷練與際遇,也似南柯一夢,如霧也如露,心絮間。


沒有嬌貴的心

更能獲得別人的敬重


圖說:

頂級老坑蛋面-公主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