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貓眼

夫妻鳥

玉鼎說玉 (二0一)


午後蔚藍的天空,山路間飛進一對野生斑鳩,和自己正在同一山路上曬太陽,這陣子為了疫情,大家都很小心在保護自己的家園,盡可能不要趴趴走。今日春分,天氣轉涼又起風,昨夜有細雨,和往常一樣,依舊維持爬爬山,曬曬太陽的習慣。從遠處看見這對鴛鴦鳥,忽然間出現在自己的視線裡,似乎鳥類也懂得抗疫情,曬曬太陽出雙入對。自己一個人爬山已養成習慣,偶爾有些孤單和落寞感,但想起曾幾何時,世界最強大的美國,如今卻因武漢肺炎,變成比發生戰事還嚴峻的死亡場景,不盡心有肅傷不捨兮。人類已邁向無國界,整個地球村的時代,應該要發揮「友心」(One Heart) 一如的心境,人溺猶如己溺,互相用同理心來面對它,也只有發揮無國界的愛心,才能徹底趕走如此「牛」的世紀瘟疫病毒。


前陣子,有一群修法藏傳佛教徒為了祈福,發揮了很大的恭敬心,和無畏的布施心,裝藏佛像,如有千百僧眾,同修供佛期間,有關引薦吉祥翡翠裝藏,頗令自己感動五體投地,以玉供佛殊勝心,猶如一股正氣歌的豪邁睿智,同時也再燃起自己對翡翠的品項和質地,更加恭敬的態度。此間有信徒問起,翡翠冰種和玻璃種的差異性,在證書上備註欄列記,筆者回顧如下,翡翠界的通俗語評,猶如水果品牌的描述,但非必能讓每一位鑑定師,所推舉與落款,事實上,常言道:「寧買一條根,不買一片綠」,原因乃語。


翡翠常是有種無色,有色無種的常態下,專業的語彙,也實無法達成一線被認同,來冠名使用,比方所有冰種或玻璃種的備註,它是非必要使用於專業名稱上,實無絕對得充要條件,一件稀有品種帶有坑味,尤其擁有老坑翡翠,都是極佳的翡翠選項,而非取決於備註欄的冰種或玻璃種的優劣差異。


有次自己駐足於孔祥熙翡翠的拍賣會上,在品質上也許它並非就是最美好、最優秀的翡翠藏品,而是一個時代的文化內涵註腳,就像故宮的翠玉白菜,也是一項文化轉軸的軌跡落印,翠玉白菜即是美在文化與包容,又帶些豪邁氣度。此刻自己頭頂上的電線桿,停駐獨唱的一隻白頭翁,和那對鴛鴦曬街的也斑鳩,在一片蔚藍的天空下,都享受著老天爺平等溫暖眼神的憐憫。


然而人生有一句話,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限來時各自奔…。此刻面對疫情肆虐,人生似乎就是無常而常,如何面對疫情,「大戒力、咒一切、是乃如、依般若、曰善哉」,巧如2012年翡翠作品〈回巢〉,或曰守住家門,乃慈悲心也。


天賦是命運的使命

而非宿命


圖說:〈回巢〉(守住家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