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貓眼

貓眼磨玉


玉鼎說玉(一九0)


小時候的故鄉是漁港,從小耳濡目染家人親戚以經營寶石和珊瑚為業,自己第一份工作就是磨貓眼石,由於必須很嚴謹挑選玉石材質和品質較好的貓眼,必須透明度高、蜜糖顏色、眼線明顯,幾乎也很直接影響往後挑選翡翠材質,以及任何寶石的嚴格態度,從此奠定以高品質翡翠為收藏的主軸。最近破釜沈舟把過去磨玉人時代的藝術館收編,由第二代輕質量珠寶為主導,走簡約風,但仍然以人文藝術傳承為輔,走了很長這段玉海人生,心裡總覺得自然就是美,愈接近樸拙原味愈能接近人心,所謂心美一切皆美。

 簡約是一顆自在心的提昇,也是歷經世事滄桑後的選擇,學習懂得取捨頓悟,歲月如梭滾滾紅塵不必再被流行意識所左右,也是一份勇氣的考驗。靜守一份簡約與安然的快樂,也是返樸歸真的清唱。此刻中東野棗的黃色小花,香氣瀰漫在蟬鳴中,想想試問自己怎麼可能下那麼大的決心,拆掉自己花費7個多月心血裝潢的人文翡翠藝術,是什麼道理壓倒自己最後一根心靈稻草?有些事是自己這一生的心梗,人人都有自己可忍受的底線,小時候大約在略懂事七、八歲開始到十歲左右,常看父親對乞丐或流浪漢富有同情心,冬天的時候常給錢添衣送飯,而夏天裡也常見他拉了一條很長的水管,打開水龍頭幫那些流浪漢沖澡。小時候聽父親講,家裡是極窮酸做長工子女的囝仔,兩位姊妹都被送去當別人的童養媳,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。他最高興就是能吃到有錢人家在割稻時期,大人們去幫忙農作,才能偷偷享用一碗香氣瀰漫紮實的米粒豬油飯。如今父親已走,留給了自己極富同情心的心梗,不怕人吃飯,同時更不希望,有人去挖苦社會上的邊緣人,甚至凌辱逼迫的作為,也養成扶弱不服強的性格。有時心裡痛苦時,也常常獨自一人去公園走走,看看那些流浪漢,暗巷裡逛一逛,也感受一下擁有父親的親切感,和自己那位無緣養女的姊姊人性溫暖。拆掉藝術館是多麼心痛的決定,而被迫辭掉卡債的媽媽,也是心裡無法忍受的痛。談起心痛就屬第一份工作磨貓眼石,有天正中午時間,聽到跟往昔一樣的熟悉叫聲「休息了,師傅吃中飯!」,因工作坊是用鐵皮屋蓋著,前陣子才颱風過境,屋頂都在漏雨滴水,幾位同事們,都是穿著雨衣在工作,一不小心,拉下磨玉機電動馬達開關時,雨衣的袖子,連同左手的中指,被馬達的皮帶拖進去,整個手指頭被割破壓扁爆血,幾乎痛到心坎裡去,從此這個疤痕也變成如影隨形,一個磨玉標誌。磨玉這份工作是直接對玉石的美感辨識度的提昇,同時感受玉不琢不成器;人不學不知義的經典名言,人與人之間,緣份與工作是一份福報也是一份業,給人一份善意的眼神,忍讓的動作亦或是一個陽光的微笑,在在都是人性的溫度,此刻貓眼再度揮灑輕質量珠寶的美感和美德,也是個人的反省與醒悟,人生事有不同的邂逅與選擇,暖人之心是一種超然的愛,曾經的傷痛,猶如浮世繪、南柯一夢。用一顆吉祥心,吉鼎再起,彷彿告知持身不必太孤傲皎潔,與人不可太分明,身份地位不分貧賤貴富,一切污辱垢穢要茹納得,一切善惡賢惠要包容得起,厚德載福淡泊聚散,在回憶中懷念,在懷念中成長。





© Art Jade.

Proudly created by bobii creative.